./t20200428_946243_taonews.html
專題
首頁  >  資訊  >  環境科學

應急型處理不是長久之計,醫療廢物處理亟待規范

來源:中國數字科技館

  采訪專家:

  彭應登(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)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,讓醫療廢物成了病毒以外的“頭號危險物”,受到了全社會的廣泛關注。在集中力量救治患者的同時,一場醫療廢物應急處置戰役也同步打響。

應急型處理;長久之計;醫療廢物

▲醫療廢物成了病毒以外的“頭號危險物”(圖片來自網絡)

  4月27日,在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上,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進入三審。未來,在應對重大傳染病疫情過程當中,醫療廢物的管理有望更加高效和規范化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此次疫情的集中暴發,讓醫療廢物處置這個鮮有人關心的行業,從幕后走到了臺前。提升應急處置能力,補齊醫療廢棄物處理設施的短板刻不容緩,而醫廢處置行業,也迎來了一次良好的發展契機。

  處置流程不規范讓總量統計困難

  “6100.0噸!”來自生態環境部的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4月18日,全國醫療廢物處置能力為6100.0噸/天,相比疫情前的4902.8噸/天,增幅超過20%。湖北省的能力,也從疫情前的180噸/天提高到了667.4噸/天。

  我國每年到底會產生多少醫療廢物?根據生態環境部2019年12月發布的《2019年全國大、中城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年報》顯示,2018年,200個大中城市醫療廢物產生量81.7萬噸,處置量81.6萬噸。

  但從實際情況來看,真實的產生量和處置量與統計數據都有一些偏差,尤其是產生量方面。

 

 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,發達國家醫療廢棄物產生量約為0.5kg/床位/日,而發展中國家或地區單位醫廢產生量更高,約在0.5~2.5kg/床位/日。即便按照0.5kg/床位/日計算,我國每年醫療廢物產生量應該在200萬噸左右,遠高于81.7萬噸的數據。兩者之間的數字差距,為何高達100萬噸有余?

應急型處理;長久之計;醫療廢物

▲新冠肺炎疫情讓醫療廢物處理量大幅增加(圖片來自網絡)

  在國家城市環境污染控制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彭應登看來,造成這種現象的主要原因是部分中小城市處置能力有限,雖然醫療每天產生100噸的醫療廢物,但是這些城市每天只能處理10噸,所以,最后的統計數字只能是10噸。這都會影響最終的統計數據。

  彭應登解釋說,北山廣深等一線城市醫療廢物處理能力較強,部分二三線城市也具備一定規模的處置能力,但這些數據在三四線城市并不理想,有個別地級市甚至沒有醫療廢物處置設施。

  “以華東某個人口超千萬的地級市為例,醫療廢物的處置能力每天只有10噸(北京僅一家企業日處理能力就達到45噸),明顯低于實際醫療機構每天產生的醫療廢物產生量,這也意味著不少醫療廢物并沒有得到及時或者規范化的處理。”

  在處置流程方面,盡管規定的處置時間是48小時,但不少鄉鎮醫院、社區醫院,由于醫療廢物日產生量較少,為了節約成本提高轉運效率,往往“扎堆”運送,也導致了實際產生量與統計數據有出入。

  應急型醫療廢物處理不是長久之計

  就在2個月以前,新冠疫情最嚴重時,許多城市的醫廢處理已經處于嚴重的超飽和狀態。以武漢為例,1000多萬人口的城市,只有一家具備醫廢處理資質的企業,據媒體報道,最高峰時這家公司每天處理量高達2500多箱,平均每小時100多箱,不少工人處在日夜連軸轉的工作狀態當中。

 

  好在相關主管部門反應足夠迅速,生態環境部在1月底就發布通知,部署各地及時、有序、高效、無害化處理疫情醫療廢物。各地政府也制定相關政策,與企業“協同”作戰,最大可能提升了醫廢的處置能力和安全性。在多方共同努力下,我國醫療廢物處置基本實現了日產日清,但疫情背后,暴露出的醫療廢物處置問題仍需高度重視。

應急型處理;長久之計;醫療廢物

▲中國醫療廢物實際產生量(圖片來自網絡)

  實際上,醫療廢物、醫療廢水100%的收集轉運處置,是應急狀態和政策協調下的結果。一位業內人士坦言,應急型的醫療廢物處理并不是長久之計,根本原因在于,目前醫廢產生量和處置能力之間還存在較大的缺口,未來處置能力的規劃必然要超前。

  華夏幸福產業研究院研究員肖海燕也表示,我國大量的醫療廢物并未得到規范處理,醫療廢物處置的亂象報道屢見報端也是不爭的事實。全國各省(區、市)除北京、上海以外,基本都存在醫療廢物處置能力不足的情況。

  而在彭應登看來,醫廢處理水平在短時間內得到提升,與移動焚燒設備和危險廢物焚燒設備共同處置有關,一些垃圾焚燒設備也派上了用途。這提示我們,不僅要關注處置能力的缺口,也要關注醫廢處理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時,應急能力的提升。

  他建議,未來有條件的大型醫院,可以在醫院內新建醫療廢物焚燒設備,實現醫療廢物就地收集、就地處理,避免出現積壓情況,也避免了轉運過程中帶來的風險。

  除了大型醫院,基層的醫廢處置能力也應得到充分的關注。“基層(醫廢)數量多、分布廣、處置成本高、監管難度大,應該有更加靈活的政策。”彭應登說。

  有望成為“百億元俱樂部”新晉成員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對于醫療廢物處置能力短缺這一問題,早在2月21日,中央政治局會議便提出,要補齊醫療廢物和危險廢物處理的短板。

  彭應登介紹說,由于醫療廢物處理屬于“準公共產品”,目前國內主要采取“政府定價,市場參與”的運作方式,各地標準有所區別,但大體上可以分為按照重量計費和按照床位計費兩種。例如,北京是按照重量計費,而上海是按照床位計費,承擔方則包括醫療機構、患者兩方面,具體的施行方式各有異同。

 

  實際上,作為固廢處置大板塊下的小分支,醫廢行業的門檻并不算太高,整體利潤也相當可觀。由于處置醫廢的企業數量不多,競爭對手有限,且國家規定每個地級市至少有一家醫廢處置中心,有相當一部分醫療廢物處理企業,在本地甚至臨近地區基本屬于“壟斷經營”。

應急型處理;長久之計;醫療廢物

▲醫療廢物處置迎來產業曙光(圖片來自網絡)

  在市場定價上,醫廢回收也有著比較明顯的優勢。據了解,普通建筑垃圾的回收中標價格為15元/噸左右;垃圾焚燒為120元/噸;廚余垃圾是200元/噸;而危廢的收購價則高達3000~5000元/噸,這足以吸引眾多環保企業入局。

  隨著近年來建立醫療廢棄物臺賬,收緊醫療廢棄物監管,追蹤醫療廢棄物轉運,嚴懲醫療廢棄物非法交易和處置行為等一系列操作,行業積極性也在不斷被激活當中。隨著行業標準不斷完善,各項政策繼續加大扶持,醫廢行業有望成為疫情之后,成長最為迅速的行業之一。

  實際上,從2016年開始,醫廢行業就已經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,2014~2018年,醫廢年產量從60多萬噸增長到了80多萬噸,增幅明顯。

 

  2020年,由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醫廢行業整體增幅更是有望超過25%,行業產值突破80億元大關。有專業人士預測,按照這樣的增速,到2023年,醫療廢物處理市場規模將達到107.37億元,有望成為行業中“百億元俱樂部”新晉成員。(撰文/記者趙天宇 圖文編輯 陳永杰)

本文來自:中國數字科技館
特別聲明: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科普傳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,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;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其它相關事宜,請與我們接洽。
[責任編輯:邱馨嬋]
分享到:
文章排行榜
猜你喜歡
©2011-2020 版權所有:中國數字科技館
未經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鏡像
京ICP備1100085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775號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11號
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臺
./t20200428_946243_taonews.html